正文  第十一章 祈歌

章節字數:2612  更新時間:18-10-17 08:2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投射幕上最終只剩下三種色彩,黑色,紅色,和銀白,黑的是枯枝敗葉的老樹,紅的是她哥哥火紅色的絲衣,白的是兩人相同的銀白色長發,還有漫天漫地下得鋪天的素雪。

    有幾秒鐘沈廷煜沒有說話,央碧和伽羅都捂緊了嘴巴在無聲流淚。

    的確該流淚,幼小的年紀,傷心的孤寂,連親情都捂不熱的冷漠。

    場上剩余的祭祀品一時間都找不到合適的詞語開口說話,于是僵持的氣氛持續蔓延在整個競技場上,就像晨霧消散之后的一顆露珠,昭未就像那顆露珠,來得溫潤去得倉促。

    幾秒鐘后沈廷煜握緊了指尖上的憑欄,指關節因為過于用力而有些發白:“這是昭未小時候曾經做過的一個夢,她最害怕的事便是被家人冷漠對待。好的,昭未,我們一齊來看看,你要得自由平等是不是真的會實現,那么這一輪暗殺者們再次獲勝,雖然有位暗殺者從中舞弊導致勝之不武,但規矩就是規矩,不能破也破不得。接下來本王要再次提醒在座各位,如今場上只剩三位平民一位暗殺者,只要再死一位平民暗殺者便贏定了!

    伽羅邊擦著眼淚邊問沈廷煜:“可是平民還有三位,為何再死一位暗殺者便贏定了?”

    沈廷煜不答話只是機械性吩咐:“晚安平民們,醒來吧僅有的暗殺者,你的時間不多了!

    一整天的大戰結束了,大燈熄滅后時間也真的來到了夜晚,充斥著血腥氣息的夜晚。

    如今已經來到比賽中死亡率最高的時刻,南歌舉起右手腕抬頭,仰望著沈廷煜的銀發比了個閃閃發亮的手勢,于是屬于他的蠱蟲從沈廷煜手中緩緩飛出來,蠱蟲帶著火紅的亮光,沿著半空中爆炸效果的球體管線徐徐穿過,沒錯,他才是暗殺者,僅有的也是最后的暗殺者。

    在昭未之前他從未動過手,因此傳遞消息的手語比得有些生疏。

    但無論如何沈廷煜還是看懂了,他懂他的私欲,他想要活下來。

    對于沈廷煜而言這是一場祭祀,以慰先祖消殞亡靈以祭戰損滅族之殤。

    對于南歌而言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殊死搏斗,誰說沒有流血不叫戰爭。

    選擇做出后,沈廷煜對他比了個口型,說得是:“半壁河山九州寒!

    南歌對他揖了個文雅的手勢,比了下半句的口型:“一世春秋人已逝!

    沈廷煜沖他饒有興味的冷笑,又比了一句:“你小子有種,大典之后你給我等著!

    南歌懶得繼續同他比來比去,只是在座位里欠身沖他溫柔一笑,他懶得同他爭來斗去,反正南家歷代都不爭氣,若是沈廷煜想要攝政他也壓根沒辦法,不過該諷得他還是要諷他。

    這一回南歌選擇了柔柔弱弱的伽羅,沒有甚么為甚么,他只是單純的想要活下去。

    他想念他的王府,他想念他的浮名,他想念他的翠兒,所以必須有一將功成的信念。

    與之前幾日完全一樣,由于他有小王爺身份的掩藏,根本沒人懷疑到他的身上,比賽愈到最后愈是在考驗人性,如今已經沒有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有的只是你爭我奪的孰生孰死,剩余的祭祀品之間嫌隙明顯火拼升級,如果這是真刀真槍的對抗,他相信早就有流血事件的發生,其實這正是秋日大典創立的初衷,為何一定要有個勝利者,如果僅僅只是為了對存有反叛之心的人加以震懾,為何不隨便綁幾個人來執行刑律,干嘛非要大費周章搞個競技比賽。

    之前南歌一直想不明白,如今走到了最后他終于想明白,沈廷煜要得是個撲不滅的希望。

    沒錯,人活著要有希望,而希望之光是唯一能夠戰勝恐懼的精神存在,但是希望之光卻并不需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磅礴巨大,希望之光只要微微存在的一小簇便好,足以勾起人欲望的一小簇便好,希望太大便不再是希望而變成了奢望,但人活著不能有奢望,所以他需要有人過五關斬六將最終花落誰家,再踏著尸骨凱旋歸來,這是人性也是希望,僅此而已。

    伽羅也是位無辜的平民,在座椅騰空時大家才搞明白。

    瀾滄城的都城洛城,初夏的晨雨給這座城市平添幾分朦朧感,整個城市像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畫,靜靜的臥在這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氣中,而在這幅畫卷上淡雅的墨色中,微微呈現出的一點紅正是天香閣的所在,暖陽初升,一群彩衣飄飄的妙齡少女在后花園中追蝴蝶,采露水,嬉笑打鬧,燕語鶯聲,忙得不亦樂乎。

    天香閣的老板據說是先帝最為寵愛的麗妃,繁花似錦庭院深深,山外青山樓外樓,高樓迭起花團錦簇,僅是大大小小的園林便有無數,這里便是伽羅供職的地方。

    花園東南角的一處角樓之上,叮叮咚咚一曲高山流水,弦聲清脆悅耳繞梁不散。

    樓下的妙齡少女如同聽到號令,停止了嬉戲打鬧各自收斂笑容,依次分列而立,應著一片淺吟低唱的管弦之聲翩然起舞,樓上領舞的伽羅動作柔美之極,如彩蝶曼舞,如睡蓮初開,如鶯燕展翅,如彩云追月,一舉手一投足之間嫵媚動人美艷至極,尤其是舞到中段,更是靜如處子動若飛天,于氣定神閑中透出落落大方,一顰一笑盡顯絕代風姿。

    此時一個瘦小的身影騎在一處高高翹起的飛檐上,兩條腿悠悠然蕩來蕩去,正在大方欣賞眼前這幅美女春意圖,天香閣名義上是青樓之地,但卻有著極其嚴苛的禁約,內門弟子只表演歌舞秀,不陪酒不侍寢若有人膽敢偷看這些內門弟子的生活起居,輕則刺瞎雙眼,重則直接亂棍打死暴尸荒野去喂狗,由于天香閣的特殊背景,即便是出了人命官府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久而久之便無人敢越雷池半步。

    一曲彈盡四大頭牌之一的曦月發現了屋檐上的小身影,長袖一擺飄然起身,然而那身后的琴弦被指間留下的力道震動,還在獨自演奏最后幾個音符:“姐姐們跳舞真的那么好看?”

    小身影咯咯笑起來:“別的姐姐好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是我姐姐是好看的!

    曦月笑著又問他:“你姐姐是誰?”大家在她的笑聲中屏息凝視,天香閣的規矩,偷窺者被抓住是要當場被賜死的,不管是小混混還是誰誰誰的家人親眷。

    小身影漲紅了臉嘴里咕嚕著:“我姐姐就是你們的領舞!”

    曦月點了點頭還是笑顏如花的柔聲:“那你姐姐有沒有對你說不可以偷窺呢?”

    美女們面面相覷驚愕萬狀半晌無語,伽羅奔出來跪在曦月腳邊求情道:“我弟弟還不滿十五,他還是個孩子甚么都不懂,求曦月姐姐原諒,他再也不敢了!

    此言一出眾人齊刷刷盯住她的臉,曦月緊緊盯住她的一舉一動,連呼吸都變得緩慢綿長起來,暗自沉了一口氣,依舊瞇著一雙笑眼緩緩問她:“你的意思是由你來替他頂下罪過了?”

    伽羅大驚失色,舌頭因為極度恐懼而打結:“我,我愿意,只求曦月姐姐放過我弟弟!

    曦月不想嚇壞她,所以只是溫柔一笑,纖纖玉手微微托起她的臉:“你們這些姑娘年紀還太小,怎么會明白世事的險惡。娘娘定下的規矩便是圣旨,你也莫要怪我無情!

    說著伸出一只手指在眼前的空氣中隨手一劃,那空中竟然依著手指的軌跡綻開一朵朵鮮艷的血花,內力從指尖洶涌而出色紅如血,如同滾雷石火一般在當空爆炸,伽羅的雙腿在她的內力的爆炸之下被齊刷刷鋸斷,血花如同一條赤紅色的匹練鋪灑了一地。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407881.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