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花燈

章節字數:4519  更新時間:18-10-16 09:2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的祭祀品退場后,都被負責引導的內侍帶到競技場。

    競技場在祭祀臺的正下方,通過升降盤傳輸不到一分鐘。

    這是一個巨大的穹頂式構筑物,里面沒有看臺沒有觀眾,只有十個特制的座椅和各種禁止通行的標識,構筑物右側山墻上有個布置精美的開放式憑欄,里面有一桌一椅及一個掛衣架,頭頂華彩的宮燈和目之所及的家具皆是金星小葉紫檀,小桌正中擺了盆素白色的罌粟花。

    所有祭祀品按照口令走下升降盤,然后在憑欄的墻下緊緊排成一隊,緩步穿過座椅的身后,在一張長條形金星小葉紫檀的長桌旁挨著坐正,然后有灰袍的內侍走過來低聲傳話:“請大家把手放到桌子上,待會要給大家發手環!

    桌上訂著兩組直立式機關,半機括帶齒輪,看起來像是個倒過來放的十字弩。

    剛剛故作輕松的大度蕩然無存,祭祀品之間的明爭暗斗開始顯現,南歌清楚大家都在嫉妒他,大家也都在互相試探暗地較勁,大家嫉妒的并不是他長相帥氣衣服合身,大家嫉妒他純粹是因為他有個女帝當姐姐,所以大家的眼中對他透出的只有蔑視和不屑。

    此時他身邊有個姑娘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南歌嚇了一跳問她:“姑娘,你有事嗎?”

    那姑娘穿著華麗麗的紗衣宮裝,墮馬髻上插一支金鳳流蘇串珠步搖:“交個朋友吧!

    南歌看看她又看看四周低聲道:“我認為在這種場合下不適合交朋友,姑娘覺得呢?”

    那姑娘對他聳肩,無所謂的撇嘴坦白:“我也是宮里的人,所以咱們也算是有共同話題!

    南歌專注的望向她:“姑娘你也是宮里的?你是宮女還是妃嬪?”

    那姑娘再次無所謂的撇嘴:“我是個忒沒臉的妃嬪,被打入冷宮的那種!

    南歌客套跟話嘖嘖兩聲:“你長得這么漂亮,是誰不開眼打了你入冷宮!

    他們身后有內侍表情嚴肅冷漠發聲:“現在開始發手環,你們想從哪位先開始?”

    先發手環意味著先涉險,危險的事不會有人愿意以身試險,結果當然是內侍隨機點到。

    按排頭開始南歌是最后一個,很快有十個步調著裝都統一的宮女緩步而入,每人手上拖一個桃花芯木的托盤,托盤里放一個桃花芯木的木匣子,旁邊還有一把式樣古典的足銀鑰匙,南歌伸長脖子過去瞧新鮮,先前傳話的內侍道:“開始吧!

    所謂發手環其實分兩步走,第一步先在祭祀品右臂內接種蠱蟲,第二步需要先前的機括在種入蠱蟲的手腕上打碼記錄祭祀品的身份,負責南歌的宮女將蠱蟲從木匣子中取出,裝進一個粗大細頭的透明針管里,針頭斜著扎進南歌右臂時南歌皺眉問她:“這是甚么蠱蟲?”

    宮女低著頭專心推針管:“這蠱蟲名叫花燈,專門用來監測你們的心跳和呼吸,如果短時間內心跳過快導致體溫升高,花燈會自動釋放冷氣來進行降溫,如果一瞬間猝死則花燈不會有任何反應。你們獲勝花燈會化做血水流進你們血脈,你們失敗花燈也會隨著你們生命體征消失而死亡,所以從理論上來說花燈是不需要取出的!

    南歌在心底哦了一聲,這個蠱蟲聽起來十分有趣。

    花燈種完那宮女又取了托盤里的足銀鑰匙,去操作條桌上倒放的十字弩機關,鑰匙捅進去到底往左旋轉三圈,隨后響起一聲輕微的咔嗒聲,緊接著宮女抬手把機關里的槍頭拉出來卡在南歌的右手腕上:“打碼很快就好,小王爺您千萬別亂動!

    機括運轉有一小束激光射出,南歌的右手腕上登時多了道曲線,平滑有型的彩光手環。

    南歌疼得齜牙,負責他的宮女又道:“如果你們勝利手環會跟著花燈自行吸收,如果你們失敗手環也不需要再摘下來。你們要記住,手環是你們身份的證明,每輪投票都需要用手環來投票,相應的你們在祭祀中所有的信息也都會被一一記錄!

    發完手環后宮女們收起鑰匙和木匣一一退下,祭祀品們起立點名按順序依次入場。

    巨大的穹頂之下建了座劍橋,長長的玻璃幕墻做甬道,人行其上好似是在劍鋒上行走,近似錨形的中心展臺上布置了十個特制的座椅,全金屬座椅搭配粗獷的控制管線,有種后現代的魔幻感,錨形展臺半空中懸浮著一個碩大的球體,球體向著天花板的一面也接著諸多控制管線,此時有人發話,聲音像是來自頭頂遙遠的夜空。

    南歌已經坐進座椅,看不到身后的情況,只能轉著耳朵去傾聽背后傳來的聲音。

    聽聲音是沈廷煜,他如今對他甚為反感,只得硬著頭皮聽他宣布今年比賽規則。

    鑒于今年的祭祀品只有十人,沈廷煜決定由原定的搏擊賽改為智力賽,十個人會隨機分配比賽身份,八個平民兩個暗殺者,每天只進行一輪比賽,第一輪比賽限時十分鐘,之后每過一輪比賽時間相應遞減一分鐘,每天夜晚由暗殺者強制暗殺一個平民,白天開賽時再由全體祭祀品進行指認并開始投票,投票時要以出示手環為證,得票數目最多的那個人,不管是不是暗殺者都要被投出去,若兩個暗殺者最終被平民指認成功便判平民獲勝,屆時會有一大筆獎金被平民均分,并送回自己原先所在的城池,如果平民最終全部被殺死淘汰則判暗殺者獲勝,獎金歸暗殺者單獨所有或兩個暗殺者均分,每輪比賽得票超過半數就被投出,被投出的祭祀品要被強制投入夢境,夢境是每個人心底最深刻的恐懼,處決夢境會以投影的方式呈現給在場所有祭祀品觀看。

    比賽規則講到這里便算結束了,接下來是祭祀品們的身份分配。

    有墨黑色發亮光的小蠱蟲從頭頂圓球中飛下來,在每個祭祀品舉起的右手腕上繞圈一周,然后每個祭祀品便能在手腕上看到自己的身份,這比賽的美妙之處便是十個陌生人齊聚一堂,每天白天明面上是大眼對小眼,而暗地里卻有兩個暗殺者躲在暗處虎視眈眈,得票最多的人會被投出去等死,而所有人的身份都是沈廷煜隨機分配,彼此之間根本無從知曉,也沒有哪一方注定獲得勝利,為了生存平民們必須努力找出暗殺者,而暗殺者則需要將自己偽裝起來直到最后一輪結束,所以平民們愈早找到暗殺者,活下來的機會便愈大。

    分配身份的小蠱蟲飛走后,沈廷煜站在憑欄上隔空發話:“下面請大家暢所欲言,告訴大家自己是否是殺手!

    最先發言的是癸賈,鄀木城貢獻來的伐木工人,身材粗壯沒長脖子說話銅聲鐵氣:“說實話,很遺憾讓大家失望,但我的確不是暗殺者!惫镔Z對自由不感興趣,他厭倦了日復一日的辛勤勞作,想要通過比賽贏得巨額獎金,自此以后便可以悠哉悠哉的過日子。

    第二個發言的是長顏:“我來這里就是為了贏,反正我也沒甚么可失去的了!遍L顏是個從小便不曉得自己確切身世的孤兒,十五歲時入宮當妃嬪,結果先帝還沒來得及寵幸她便死掉了,雅帝繼任后打了不少妃嬪入冷宮,這其中就有她,長顏想通過贏得比賽獲得走出冷宮的赦免權,長顏便是剛剛要同南歌交朋友的姑娘,南歌記住了她。

    第三個發言的是央碧:“我希望大家能相信我,我是被人陷害的,我真的不是暗殺者!毖氡虂碜择汔挸堑氖止に囌,為了手工藝奉獻了畢生精力,十只手指頭上大傷摞小傷。

    第四個發言的是昭未:“我會為自己澄清我不是暗殺者!闭盐吹膶ν馍矸菔莻有預知能力的占星師,其余的詳情不管是沈廷煜還是她自己均未進行介紹。

    第五個發言的是高崖,高崖是前朝英勇善戰的大將軍,因為一次大戰的指揮失利而被先帝投進大牢,也想通過贏得比賽獲得赦免權:“我不是暗殺者,軍人是不會說謊的!蹦细杷系在世時南歌曾經見過他,不過高崖對他已經沒印象了。

    跟著高崖的后面南歌也發言:“我也不是暗殺者!

    南歌發言大家都有些不愛搭理他,南歌自討沒趣索性閉嘴。

    沈廷煜負手又道:“那么接下來有請兩位美麗的姑娘給大家發言,怠慢美女是不對的!

    第七個發言的是素媚:“我來這兒是為了一大筆錢,有了這筆錢我才能跟兒子重新過回以前的生活,因為我不想要現在的生活!彼孛膩碜蕴╁\城,本是個家庭幸福美滿的女子,可惜她移情別戀被她夫君發現,因此她不得不終止這份愛戀,而她夫君處于報復心態,選擇拋棄妻子追尋新生活,素媚從此窮困潦倒,但是兒子需要她來照顧,她只想要一大筆錢,足夠自己和兒子幸福生活就夠了。

    第八個發言的是伽羅:“我來這里是為了讓夢想成真,而且我要證明沒有甚么是不可能發生的!辟ち_是來自瀾滄城的舞女,傷了腳筋沒法子繼續跳舞,所以需要大筆錢保證生活

    伽羅發言后緊接著跟風的是云何:“我沒有其他選擇,我認為是宿命讓我來到這里!痹坪蝸碜詣C冬城,喜歡伽羅很久但伽羅不喜歡他。

    最后發言的是山寺:“很高興我不是暗殺者!鄙剿率前坠懦亲栽盖皝韰⒓哟蟮涞纳畟H,一心向善,希望自己勝出要求永遠終止這種非人道的祭祀。

    第一輪發言結束,沈廷煜再次憑欄發話,聲音依舊很是沉穩:“現在大家彼此之間已經有了互相了解,現在已經開啟第一輪的投票,計時十分鐘請大家開始投票!

    計時開始花燈發揮作用,每個祭祀品的體內輸送出七彩熒光的亮光,一縷縷亮光愈聚愈多,直到在半空中聚成一個可投射的屏幕,屏幕上投射出剩余的時間,每個祭祀品的頭像和生命體征,還有不斷累加的得票數,如今每個祭祀品都人人自危,沒人愿意替他人多說一句。

    其實這根本就是一場無意義的投票,長顏不過是話多了點,便第一個被投了出去。

    得票超過半數就要被投出去,大家只是把她當做一個競爭對手,她死大家才能活。

    座椅緩緩騰空時她還在高聲尖叫:“我不是暗殺者!我真的不是暗殺者!你們搞錯了!”

    座椅將她緊緊扣在胸前的護欄里,長顏壓根無法逃離,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又向死亡邁近一大步,座椅接洽上空中的球體時,蠱蟲的亮光投射出的屏幕上出現了她恐懼的夢境。

    一個身穿金黃色紫紋龍袍的年輕男子端坐在椅上,相貌出眾一表人才,渾身散發出天生的王者氣勢令他不怒而威,可此時他卻是一副想殺人的模樣,目光無情落在眼前跪著的妙齡女子身上,女子低頭將臉埋在白色的手帕中,斷斷續續發出啜泣聲。

    一襲紫色絲綢做成的精致衣服,頭上的白玉珠釵正隨著她用力吸氣而搖晃,楚楚可憐的模樣叫人看了十分不忍,可是年輕王者卻一眼拆穿她的把戲:“別裝了,朕曉得你不會為了朕罵你哭得那么慘,你以為你邪惡的心思可以瞞得過朕?那你也太看不起朕這個皇上了!

    他氣怒的朝女子大吼著,嚇得一旁的宮女及內侍都不敢吭聲。

    女子低聲:“皇上您別生氣,為這點小事傷了身體就不好了!

    他冷笑不領她的情:“你還會關心朕?朕還以為你根本就想謀殺朕,要朕活活被你氣死!”

    她故意裝出一副聽起來就無辜的語氣:“臣妾知錯了,皇上您別氣了喔”

    他心中火更大:“平常你在宮中胡鬧,朕都可以當做沒看到或者沒聽到,只要不是太過份,可是今天你居然惹上玉妃!

    “是她先對皇上不禮貌的,我不曉得妃子可以到清華宮中對皇上流言蜚語!

    “就算她不懂事,你也用不著把人家的頭發全都剃掉,害她差點上吊自殺!”

    她小聲嘀咕:“反正又沒死!

    他爆出一陣怒吼:“她死了你才高興是不是?!”

    “那也不能怪我,我只不過跟她開個玩笑,誰曉得她會去上吊自殺!

    “開玩笑?如果朕也把你的頭發剃光了呢?”

    她的臉色一陣慘白:“不可以!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也,但如今我的衣食父母是皇上,所以只要皇上同意那我也同意!”

    皇上憤而轉身:“你說得又是甚么話?簡直放肆!”

    她賭氣站起身,皇上的臉色立刻難看到極點:“誰準你起身的?”

    她叫屈:“我跟了皇上這么久才受恩寵,那妖女一進宮便受盡恩寵,皇上對我不公平!”

    皇上的口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厭惡:“你到底要怎么樣?”

    “皇上你說過會一輩子喜歡我的!”說完沖到一個帶刀侍衛身邊,從他腰間抽出鋒利長劍往自己咽喉割下去。

    皇上連忙出手搶過她手中的劍,板起一張冷硬的面孔厲聲吩咐:“來人!送她去冷宮!”

    兩人間蔓延開僵持,兩雙固執的眼睛互相瞪住對方,她的臉色瞬間煞白:“皇上說甚么?”

    他狠狠投給她一記不好惹的眼神:“朕心意已決無人能改!來人送她進冷宮!”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407881.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