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一個飄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腸  第二幕 巔峰對話

章節字數:2706  更新時間:12-09-19 08:4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晝間,群芳樓尚未營業,蜻蜓的房間里,平白無故泛著股殺伐氣。

    鄧紫方飲了口茶,苦笑:“認輸認輸,你的招太狠,一點回緩沒有,我可是怕了!

    蜻蜓淡淡一笑,“啪”的一聲落子,紫方終于被將死。

    “我的招不狠,你就總有回手,一盤象棋罷了,虧你怎么就跟條渾身涂了油的蛇似的亂竄!

    紫方撲哧一笑:“你這什么比方,要這么說,你可是打到我的七寸了?”

    “七寸不見得,誰知道你的七寸在哪?”

    蜻蜓擺擺手,二人遂收了棋局,對弈數年,殺伐決斷如蜻蜓,在紫方這拿下的勝利也屈指可數,常常是和局為果,終于今日下了狠心,把她足足困死在車馬炮幾路大軍之下,那真是前后左右再無可走,絕地絕境了。

    “對付你這般滑頭,我唯有圍追堵截,搞得你無足遁形才罷!

    “哎呀呀,何苦這么認真哦,不過游藝而已!

    “此言差矣,棋盤之間,皆是人生學問!彬唑岩恍,閃爍著深邃的睿智。

    紫方眼底滑過一抹淡淡的光輝:“哦?”似有些深意地,卻沒說什么。

    紫方不會問別人怎么看她,蜻蜓心下了然,棋盤上看此人,沒有求勝的欲望,卻也不允許失敗,似乎無法直視某些東西,以游離于逃避之外的態度回緩。

    鄧紫方絕不屈居人下,卻也沒興趣傲視群雄,在蜻蜓的眼中,紫方是罕有可與自己對等交談的存在。

    ================

    “蜻蜓,你也與驍兒下過棋?”紫方喝著茶,閑話道。

    蜻蜓一笑:“怎么沒下過,贏了她一次,以后就沒完沒了,驍兒和你不一樣,那是個有仇必報的痞子!

    “那她豈不會輸得更慘哦?”

    蜻蜓嘴角微挑,露出一絲詭黠。

    “蜻蜓你也很好勝嘛,讓她一次又如何?”紫方依舊笑著,這話若換了旁人,定然會被某人用眼神殺死,偏偏鄧紫方煙火不進,某種意義來說她才是最強。

    蜻蜓瞥了她一眼,紫方周圍瞬間被冷氣包圍,那人卻依舊談笑自若,樂呵呵不以為意。

    “你這人還真是云山霧罩,開心害怕全是一個表情!彬唑逊艞壛怂频,淡淡一句。

    紫方一笑置之,心內感慨。

    蜻蜓有的時候,會說和鄧盈一樣的話,這讓紫方覺得有趣,不由親近她,但是紫方也清楚,任何人都不是鄧盈,任何人也無法取代。

    死掉的人不會回來,何處也沒有。

    剎那間便揮去暗流的傷感,紫方換了個話題:“你今日叫我來,只為下棋?”

    蜻蜓聞言,目光流轉,笑道:“不愧是你,那你可知我所為何事?”

    “你要打啞謎,我卻不知道了!

    “哈哈,明明已經猜出來了,不然為何好端端提起驍兒來?”

    秦驍和郭氏嫡系打起來的事,幾乎同步傳入蜻蜓的耳朵,當然,紫方也聽說了。

    蜻蜓喝著茶,掛出一抹笑來:“這幾年,事情也越發多了!

    蜻蜓接手這條街的時候,秦驍還小,紫方初來乍到,至于木槿、葵兒月兒一干則更不必說,當初這街上最大的問題,也就是常來騷擾的幫派流氓。

    然而這幾年來,添了新人,姑娘們也都長大了,客源越來越廣,跟來的麻煩便繁雜起來。

    且不問木槿紫方的出身,常去月兒那兒的姬氏當主也只是隱性問題,只葵兒這邊一個鄧立芳,再加上沒事闖禍的秦驍,蜻蜓嘴角就得時不時撇出詭異的笑容來。

    紫方明白蜻蜓所指,卻笑道:“瞧你搶來這個爛攤子,現在可滿意了?”

    當初,蜻蜓成了一條街的保護人,初見紫方,這女子笑得不明所以,不知她打什么算盤。

    “紫姑娘,有話不妨說!彬唑岩彩堑,目光中,是在上位者的余裕。

    紫方掛了一抹奸商笑容:“沒,只覺蜻蜓姑娘你是個好人罷了,既知道這是個爛攤子,卻還是攬在身上,真是,這世上怎么有這么多愿意保護他人的爛好人呢!

    她眼神似乎不是在看自己,聽她說話的口氣,又似多了幾分無奈與怨妒。

    正和那時一樣,蜻蜓又笑了,冷淡卻高傲:“啊,滿意了,不這樣,不就沒意思了?”

    “哈哈,蜻蜓,你果真是個好人呢!弊戏叫α,也和那時一樣,說著這樣的話。

    所有人都說蜻蜓冷傲霸氣,只有紫方,說她只是個爛好人,把這一別人加諸自身的評價,安到了看似與自己完全相反的人身上。

    ================

    蜻蜓請紫方來,只為了確定策略。

    紫方對貴族內部頗為了解,蜻蜓要心中有數,萬一遇到突發情況才好應對。

    不知為何,最近頗有種風雨欲來的不祥預感。

    “要說郭家老大人也想不開,風聞子英大人很有點品格,不知他怎么就不中意!弊戏降戎,把大貴族的家務事當茶余閑談隨意報告,“嘛,倒也是常有的事,十個手指也不是一邊長,父母嘛,總是這樣的!

    蜻蜓聽了,不由笑道:“你倒是想說什么,觀點一時一變!

    紫方不以為意:“人家的家事我要觀點做什么,你問才講給你罷了!

    “也罷,驍兒這次得罪的,不是那家的老么嗎?”蜻蜓喝著茶,看不出一點擔憂。

    “不妨事吧,聽說子英大人也跟著來了,再者,他家老么最近好幾件事都不得老大人開心,來咱們這胡鬧,多半也是借酒澆愁,想來沒幾天折騰了,得罪了也不怕!

    “哈哈哈!彬唑巡挥纱笮,紫方抬眼看她,一臉的疑惑。

    她便笑道:“紫方,我說你這人,還真是現實!

    紫方聽了,眼臉下閃過一絲懷戀,只一笑:“或許是吧!

    蜻蜓看見了,卻只裝傻,換了話題:“大魔頭鄧立芳呢,他最近也不老實!

    紫方一聽就笑了:“全天下,敢這么叫十八叔的,保準就你一個!

    蜻蜓目光一凜,差點沒把茶杯給凍裂了:“還怎么叫,把他大卸八塊,煎炒烹炸的菜譜我都列出來了,只等抓人下鍋!

    “噗……哈哈……”穩重如紫方,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您收著點收著點,十八叔又不是什么東土高僧,你煮了他干什么哦?”

    “給世上的惡人吃,讓他們都七竅流血中毒而死!卑淹嬷璞K,蜻蜓眸中閃過亮光,徹底黑化。

    換一個人,恐怕得嚇著,紫方卻不然,捂著肚子笑起來。蜻蜓果然是個有趣的人,和她在一起,從不缺少樂子。

    笑過了,紫方擺著手道:“可別可別,十八叔身份不一般的,你撞上去,反倒吃虧!

    “你當我會怕他?”蜻蜓目光凜冽,冷氣大爆發,心里卻不安,不是會不會的問題,她確實在害怕。

    唯一一次對峙,那時葵嚇得哆哆嗦嗦,竟然還壓著眼淚讓自己走,那樣儒弱纖細的女子努力想保護他人的目光,自己無法拒絕,而鄧立芳,自己更無法面對。

    不能否定,第一次遇到比自己氣場還恐怖的人,蜻蜓竟然感到心驚膽戰,如果不是紫方及時趕到,也許……

    不是曾經,到現在仍然恐懼。

    口中放著要宰了對方的狂言,內心卻畏縮逃避不敢再度對峙。

    鄧立芳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家伙,自己竟也仿佛遇到了克星。

    紫方看蜻蜓的反應,早已了然,那可是曠世魔頭十八親王,老實說那時蜻蜓能和他對峙已在意料之外。

    不愿深入,紫方故意求饒似的笑道:“怎么會?好了好了,我出言不遜,女王大人饒命哦!

    蜻蜓見紫方的態度,明白被她看穿,額頭暴起一顆小青筋,嘴角掛了一絲無謂地冷笑:“哦?”

    “嘛,我只是勸你不要輕舉妄動,再怎么說,現在還有海大人,我們不必擔心,當初已經約定好了,和十八叔不一樣,海大人很可靠的哦!

    聞言,蜻蜓沒說什么,只冷笑:“誰知道呢!

    紫方沒說話,掛起她虛偽的營業笑容,再度扯開閑聊的話題。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407881.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 小盘股票推荐 北京十一选五五码分布 翻翻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万豪娱乐游戏城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爱彩乐 河南11选5中奖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控 排列三实用的选号技巧 王中王4肖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