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第四人 百花樓:葵(下)

章節字數:2395  更新時間:12-09-13 13:0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葵原本姓安,名薏瀾,父親是個官員,后來因為點了肥缺,沒少撈油水,偏生算術沒學好,連假賬都不會圓,沒多久就被揭穿,判了秋后問斬,家產抄沒,牽連親族,家眷大都沒為奴籍流放邊疆。

    葵原本不是被沒入官妓的,而是送到十八親王鄧立芳府中為婢,只是后來觸怒了某大魔頭逆鱗,才被扔進了百花樓。

    ====================

    后來,提起這些事的時候,葵只是淡淡笑著。

    “小時候的事情記不太清,只是,父親雖然被大家說很壞,但他應該是個很溫柔的人吧,因為我不記得他發過脾氣,而且每次出門,一定會帶禮物回來,我還記得他讓我騎馬的事,還有,記得他哭著說對不起!

    “也許,我只是逃避那時候的記憶也說不定,回憶都是模糊的,隱約聽得到哭聲,還有昏暗的房間,覺得很可怕很悲傷,就趕快忘掉了!

    是的,悲傷的開始,遠非結束。

    葵小時候很笨的,怎么說,天然的感覺?什么事也做不好。

    放在有錢人家叫可愛,放在奴仆叫無能。

    她從不招人喜歡,還特別愛哭,是個挺麻煩的小累贅。

    沒有被嫌棄她的大人們折騰死,是因為遇到了鄧立芳。

    “那天我去打掃書庫,結果摔倒了,滿臉都是血,大人就出來了,但是那時他一點也不可怕,第一次有人和我說那么多話,其實我很開心!

    “大人把我帶在身邊,讀書寫字,彈琴下棋,進退禮儀,都是他教的,允許我叫他‘立芳大人’,還會叫我的乳名,我真的很開心,很依賴大人,覺得他……像爹爹一樣……那個時候,大人他雖然還是有一點可怕,但是,即使他是大魔王,我也覺得自己可以跟在后面做尾巴的,果然,是我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所以,才會被……”

    一直憑借對鄧立芳的依戀填補失去雙親痛苦的葵,在十三歲那年陷入了更深的絕望。自己當做父親一樣敬愛著的人,卻對自己做出了最不能接受的事。

    即使在國法中也是不允許對未滿十五歲的女子做出那樣的事情,然而對方是十八親王,葵只有無可奈何。

    那次最初的痛苦,將近兩年的恥辱記憶,葵想忘也忘不掉。

    鐫刻在身體與心上的血淋淋的傷痕,成了纏繞她的夢魘。

    最終,因為反抗得太激烈,鄧立芳把葵扔進了百花樓,本以為一切就此結束,他卻莫名地前來騷擾,雖然每次都有海公然的出手相救,葵卻始終無法給自己自由。

    “直到現在,還是覺得,立芳大人其實是個溫柔的人……”

    葵的話語中,有著足夠的溫柔,更有著與此相對等的悲傷,對鄧立芳依然殘存的那份最單純的孺慕之情,使葵既無法逃離,更無法面對。

    ==================

    鄧立芳記得,十多年前的那一天,在書庫遇見的那個小小的女孩兒。

    那孩子堪稱執著地用濕抹布擦地板,擦一會兒,又到門檻外的水桶里洗抹布,努力擰地很干很干,只帶一點點水汽,再小心翼翼進來擦。

    最好玩的是,因為怕自己踩到剛剛擦的地方,到了后來,她便干脆跳進來,避開擦過的地方,終于一個不小心整個人撲倒在地面。

    這一下摔得狠,在地上很長時間竟然沒能起來。終于起來的時候,鄧立芳看到孩子額頭鼻子都是血,連他都被嚇了一跳。

    小姑娘自己看到滴在手上的血,也嚇壞了,終于壓抑不住了似的,一點一點,從滴眼淚到抽泣,最后終于哇哇大哭,隱約之間,鄧立芳聽到了,這個孩子在叫娘。

    “娘,瀾兒疼!

    小女孩兒哭得與其說是可憐,不如說是壓抑了很久的委屈大爆發。

    不知為何,一向不僅他人這樣說自己,就連他自己都相信自己沒有感情的鄧立芳覺得心里某個地方隱隱而動。

    記憶深處他似乎也曾如此呼喚過:“母后……看我一眼……”

    莫名地情不自禁,走了出去。

    “喂,你怎么了?”語氣絕不溫柔,但是小女孩兒抬起婆娑淚眼時,鄧立芳愣住了,這目光,這眼睛,這幅模樣,簡直……

    “疼,疼……”她依舊抽泣著。

    鄧立芳卻一副不在意的樣子,道:“當然疼吧,你可是整個人撲下去了!毕氡厥郎仙儆忻鎸χ粋滿臉是血的小孩子可以說出這種話的人。

    “我,我……”

    鄧立芳不理會她,繼續責備道:“這還不都是你跳來跳去搞的?”

    “但,但是,會踩臟才剛擦好的地板啊!彼龁柩。

    “不要走出去不就不會弄臟了?”

    “但是,把水桶放在書庫的話,如果打翻了會把書弄潮啊!彼是抽著鼻子,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鄧立芳一時語滯,小孩子的想法實在太難理解,他一時很想扶額:“你不要打翻不就好啦!”

    如此一聲怒吼,葵的嘴巴一下就要咧開。

    “住聲!”鄧立芳這次真的扶額了,“跟我走!”

    一把提起來,日后也無法后悔撿了條尾巴的事。

    ====================

    海公然終于聽說鄧立芳惡行的時候,是他把葵送到百花樓之后不久。

    他造訪十八親王府,就那么瞅著鄧立芳急也不是說也不是。

    半晌,才終于冒出一句:“你這是在報復我么?”

    “小海,這是哪對哪的話呢,我不過是調教自己府里的下人罷了!

    海公然的話就被逼了回去,弄得他如鯁在喉恨得牙癢癢,若說那位敦厚優雅的海大人也有這般表情,一定會讓一片人下巴掉下來。

    一甩袖子,他憤憤離去。晚間,去了百花樓。

    葵那時中日惴惴,原本也沒到陪客過夜的年紀,晚上多半就不見人了,然而海公然來,老鴇也沒有攔的道理,就讓他進去了。

    葵嚇得躲到床底下去。

    “跟只小貓一樣啊,瀾兒,快點出來,我又不會吃你!焙9恍α。

    親切又坦蕩的聲音,葵終于放松了戒備,緩緩走出來,卻保持一定距離,怯生生望著他。

    只看了葵一眼,海公然心中的猜測就得到印證,目光中不由閃過一絲無奈和愧疚,隨即卻掩飾了那股情緒,溫和地笑道:“還真是個有趣的孩子,不過你放心吧,有我在,立芳大人不敢拿你怎樣。與其對過去感傷恐懼,還不如過好日后的生活!

    葵不由低下頭去,濕了眼圈,過了許久,才道:“日后的生活,如何能過好?”

    “這就要看你自己怎么決定了!焙9坏男θ萏谷挥譁睾,“你還年輕,現在還有時間,慢慢地思考就好!

    其實,海公然很想直接把葵救出去,可葵的身份是當年罪臣之女,他并沒有權力救她,況且,如果是在這條街活下去的話,未見得就是一件壞事。

    幾個月后,葵滿十五周歲之前,她對海公然說:“海大人,幫瀾兒改個名字吧!

    海公然聞言,沉吟良久,才略帶著些懷戀的神情,道:“那就,叫葵兒吧!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407881.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 秒速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青海快3今天每期开奖号 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11选5任3最佳投注方法 排列五开奖历史 福建11选五走势图表彩经网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