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章

章節字數:2476  更新時間:10-04-30 21:2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森縣,新政府軍司令部

    相澤有些氣急敗壞的拍著桌子,大喝道“開什么玩笑,這種卑鄙無恥方式,還說什么戰術”對于今天早上,幕府殘軍以用外國國旗的方式降低己方戰士的警惕性來靠近戰艦的方法,讓身為攘夷派組組織成員的相澤正之進很是氣憤。

    總參謀長黑田了介一直嚴肅的沉著臉,倒是一旁的參兵忍不住開口呵斥相澤,“相澤,對著黑天參謀,你這是什么說話態度!”

    “住口”情緒激動地相澤大喝,“那些殘軍為了讓我們放松警惕,故意掛上外國旗來接近我們!哼,他們是想把斯頓華爾號搶走吧!因為殘軍手上什么都沒有,哼,真是齷齪的手法!

    “不,這不是齷齪的手法,這是一種作戰方式”終于忍不住,坐于內坐的草加十馬開口反駁道!斑@是一種為萬國法所承認的光明正大的戰法!

    相澤一愣,“什么?”

    “背水一戰的攻擊,這在實際應用中幾乎沒有成功的先例”說到這里,草加忍不住低頭嘆息,“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相澤此時聽了草加的話,不由冷哼道,“草加,你打算在維護敵方嗎?”

    “我只是在說了海外的常識而已”草加冷靜地開口,“而且,打著外國旗號接近敵艦不算卑鄙。在臨戰時才掛起己方的旗幟,這也是西洋的慣例”

    一直看不慣草加的相澤斜眼看了草加一眼,哼道,“聽說你把那船上的幕臣尸體一個個翻了個遍,里面是不是有熟人在?”一時間,部里的氣氛突然變得凝重起來,相澤看了一眼臉色微變的草加,繼續道,“這么說來,那個男人好像也在殘軍之中呢?”

    草加沉聲道,“和這個沒有關系,同樣身為日本人,對方有勇氣和智慧進行這種作戰,我只是覺得很欽佩,僅此而已”說著,草加突然站起來,向著對面一直沉著臉的總參謀長黑田道,“黑田參謀長,依照預定計劃。長洲陸軍將準備進行登錄作戰!

    黑田沉重的點點頭,道“在江戶的時候,我已說過,我們要一口氣渡過津輕海峽!”說完抬頭看了大家一眼,除了相澤,其他官員都一致點頭同意。

    相澤不滿的望著緩緩走出去的草加,忍不住在心里冷哼,去了一趟國外,倒會耍嘴皮子了。

    ————

    草加望著一望無垠的津輕海峽,眼里突然涌出一股深深地思念,在對面,就在這對面,那個人就在那里。請你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就能……就能等到我們所期望的那一刻。

    ————

    寒冷的北風吹起,帶著蕭瑟和凄涼的味道。此時在箱館五棱敦的幕府大本營。

    秋月景一郎坐在熊熊燃燒的爐火旁,火光映在他俊美的臉上,此刻他手中拿著一個藍色的香囊,他望著香囊的樣子說不出的寂寞和哀傷。

    “秋月!”這時候,外面突然想起一個人的聲音。秋月握緊手中的香囊,轉過頭,就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走了進來。

    “大鳥先生”大鳥圭介走進來,在秋月的對面坐下,道,“原來你在這里,我可找著你了!碧ь^望著秋月手中的藍色香袋,突然笑道,“怎么,又在看那個香袋嗎?”

    大鳥圭介是和秋月一起參與戰斗的,他一直把秋月當弟弟一樣看待,所以兩人的關系也非同一般,秋月也一直將這個男人當作哥哥看待。

    聽了大鳥圭介的話,秋月有些驚措的道,“啊,也不是!”

    看出他的尷尬,大鳥圭介故意岔開話題道,“啊,蝦夷還真冷!江戶的話差不多該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了啊”

    突然提到江戶,不知為何,秋月心里有些難過,緩緩道,“大鳥先生,你來不是為了說這個吧!

    大鳥圭介原本故作輕松的臉已經暗淡了下來,壁爐中的火依然在燃燒,搖曳的火光將兩人的影子投在地上拉出兩條長長地黑色剪影。

    大鳥圭介沉重的嘆了口氣,緩緩道,“恩,有個壞消息”他抬起頭,望著秋月,“那個接舷作戰以失敗告終了!

    秋月聽了,沉聲道,“剛才聽海軍說了,真遺憾,那個作戰對我們來說是起死回生的一大機會啊!

    作為戰后被留下的殘兵,他們沒有先進的武器來和新政府抗衡。所以大鳥圭介嘆氣道,“是啊,只要把斯頓華爾號奪過來,就能用來保衛蝦夷了。那可是日本最強的戰艦啊!

    “對于這個不被新政府軍承認的獨立國,用那搜軍艦大舉進攻,總有一天會登陸的吧!

    “是啊,根據偵察兵的報告,在青森巖手已經聚集了七千以上的大軍”大鳥回頭望著爐內熊熊燃燒的壁火,“我們能走的路只有兩條……要么拼死一戰,或者投降……”

    “我是絕對不會投降的!鼻镌峦蝗徽酒饋,他臉上帶著決絕,他望著大鳥圭介,堅定的道,“我要作為武士堂堂戰斗到最后”

    大鳥望著一臉堅定的秋月,心里突然涌出一種感動,是被那種絕不低頭的勇氣所折服么?于是他重重點頭道,“恩,明天你帶上洋式保衛隊,和我一起出陣!

    秋月聽了,一喜,激動地道,“是守護函館的東側吧,我與您同行”

    大鳥望著對面一臉喜色,激動地秋月,忍不住打趣道,“到了明天可就沒有空閑再讓你思念心上人了”

    “唉?”

    大鳥笑著指著秋月脖子上掛著的香袋,繼續道,“你脖子上掛著的那個香袋,是護身符嗎?”

    秋月突然有些尷尬的拿起胸前掛著的香袋,解釋道,“這,這是……”

    大鳥卻不給他解釋的機會,接著道,“那是在江戶的心上人給的吧!

    秋月有些沮喪的道,“不是的!

    “是嗎?因為看著那個香袋時,你總是一臉寂寞的樣子……你沒有后悔過嗎?一直跟到這里來?”作為德川幕府三千石大身旗本德的嫡男,秋月和他們這些無處可去的人不一樣,他本來可以不必到這里來的,他可以和久保田大人一起去敦賀,而不是來這天氣嚴寒,環境艱苦的蝦夷。

    秋月好像想起了什么,他低下頭,爐內熊熊的火光照亮了他英俊的臉龐,那臉上有著寂寞和悲傷,只聽他緩緩道,“不是說不提這個的?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

    大鳥望著秋月,突然轉過頭,也許覺得自己的話勾起了秋月心里悲傷地情緒,于是嘆息道,“算了,今天晚上你就和你的意中人好好告個別吧”說完,站起身,笑著走了出去。

    秋月望著漸漸消失在門口的大鳥圭介的身影,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那個人真是的。然后他回過身,望著爐內燒的正旺的壁火,低頭看著胸前的香囊。香囊在火光的照耀下投出一層淺淺的陰影。意中人嗎?他的眼里突然涌出一種深情,望著手中的藍色香囊,就好像看到了記憶深處的那抹高大的身影。說起來,與草加的邂逅也是在這樣的火焰之中吧。和那個男人,草加十馬。

    【注:故事開篇的這段時期,持續了200余年的德川幕府體制崩潰,秋月所處的德川家臣無處可去,背棄人們的期望,逃到這冰封的大地,并將夢想全托付在這建起了國家,蝦夷共和國】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407881.buzz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塞班 吉林11选5兑换 三分彩预测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福彩3d图谜字谜总汇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三分彩是全国开奖吗 广西快3彩经网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